科尔沁蒙古族四胡演奏风格初探

本文通过分析科尔沁蒙古族四胡作品中的旋律的来源、多种特色鲜明的乐曲演奏技巧运用,重奏作品的风格表现及自觉文化对四胡音乐风格的促进等方面进一步分析四胡音乐作品的演奏风格。
关键词科尔沁蒙古族;四胡;演奏风格
四胡名称来自于它的形制,因张弦四根,故被称为四胡。蒙古语称它“呼日”、“胡尔”…它是蒙古族古老而又独具特色的民间传统乐器之一。随着申遗的成功及近些年国家对非物质文化遗产重视与保护,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蒙古族音乐文化,目前在我国有大大小小的演出团体演奏蒙古族乐器,使蒙古族音乐迎来了再一次的春天。蒙古族音乐文化特色突出,器乐演奏具有独特的演奏技巧,音色嘹亮有穿透力,并有超高的演奏技巧,生活在蒙古族地区的人们都知道,在蒙古族乐器中四胡是最为常见的演奏乐器之一,它扎根于蒙古族人民的生活中,为胡仁乌力格尔、胡仁好来宝伴奏,在民歌和说唱艺术中显示了四胡的重性。
一、科尔沁蒙古族四胡作品的音乐风格溯源
在科尔沁蒙古族地区,四胡是最常见的乐器,蒙古族的说唱艺术“胡仁乌力格尔”在蒙古语中是由“胡兀日(胡琴)”和“乌力格尔(故事)”两个词构成。几乎每个牧民的家中都有一把四胡,四胡演奏十分普遍,演奏内容与当地的任何其他艺术形式都有关联。游牧生活给演奏四胡的艺人带来灵感,他们听见乌力格尔就为其伴奏,他们听见好来宝也能应声演奏,在民间艺术中乐曲通常都是口传心授的。进而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并深深地植根于人民群众之中,因此四胡作品的风格取决于民歌与说唱的艺术风格。
通过搜集整理四胡的作品谱例发现,在现有的四胡作品中,体裁有来自于蒙古族民歌的乐曲数量最多,最丰富;有部分乐曲是相传的民间乐曲;有出自于说唱乌力格尔的音乐;有数量最少的宫廷乐曲及汉族曲牌改编乐曲。这些作品构成了四胡作品的主体。同时,不同形制的四胡演奏风格也有所区别。四胡的形制通常分为高、中、低音四胡。除了形制的改变给四胡带来音乐风格的变化外,表演艺术家吴云龙老师等在演奏技术上,也做出了多种尝试,改编了大量的说书调、庙会音乐和器乐曲,形成新的四胡曲。使如今的四胡曲种类不断丰富,尤其是近年随着时代的进步,文化的多元化,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也使用四胡演奏流行音乐、世界名曲等。四胡音乐风格记录了各个时代的特征。
二、四胡演奏技巧风格特征
在四胡演奏技巧的发展过程中,民间艺人功不可没,最早活跃在民间的是苍凉粗犷的低音四胡,早期为乌力格尔的伴奏,后来经过实践摸索并结合其他弦乐演奏原理,出现了高音四胡。由于高音四胡音质明亮,演奏发音灵巧,可以表现除了忧郁之外的更加跳跃的曲风,大大增加了四胡的表现力,慢慢从伴奏逐步走向独立演奏的舞台,随着技巧难度的增加,地域特色的突显,四胡的乐曲也有了一定的数量。
(一)装饰音演奏的风格表现
首先,最常用是回音演奏,在乐谱中通常标记为,一二指先后按弦,再加入四指,反复进行,这种装饰音与旋律连接十分紧密。常常出现在高音四胡的演奏旋律中,这种演奏方法是模仿民歌演唱方法得来的,使用装饰打音有两个优点,一是在较慢的旋律中,弓法必须保持连续性,由于四胡琴弓夹在四根弦中间,当音乐线条过长时,不使用装饰音加以强调,四胡的声音会逐渐减弱,甚至琴弓停止,音响就随即停止了。为歌曲、说唱伴奏时,便于拖住声腔,适当加入节奏方整的装饰音既能使说唱的旋律更加连贯,又不破坏演唱的旋律线条。二是使用在快速旋律中,加入快速的装饰音更能烘托乐曲的热情洋溢。民间艺人演奏装饰打音时比较即兴,并不求打音的时机,或与主音出现同时打音或主音出现平稳后再使用打音。如下谱例1中出现的打音就是在同音演奏时间较长的情况下用于持续旋律的装饰性手法;谱例2中表现的就是乐曲快速旋律中情绪的烘托。
谱例1谱例2
其次是颤音的演奏,颤音技巧也是四胡演奏中较为常见的装饰性演奏技法,在乐谱中通常标记为,它与打音的区别在于打音通常只演奏一次装饰音,而颤音是指持续均匀的连续演奏装饰音,蒙古族民歌节奏自由,装饰音多而细腻,唱腔中旋律跨度大,衬音多采用三度或三度以上音程,四胡的颤音就通常采用三度音程。如谱例3中第一小节的颤音应演奏为
谱例3
(二)滑音演奏的风格表现
在四胡演奏中,滑音是最常用到的风格表现技巧,和所有胡琴类民间乐器一样,滑音最初是用来模仿民歌中的甩腔,我国民族乐器中坠胡的滑音是比较有特色的,主风格表现为河南梆子的帮腔。蒙古族四胡的滑音演奏功能与其类似,沒有坠胡滑音的音程距离远,通常表现为上下三度音程,谱例中常使用符号分别表示上滑音与下滑音。箭头向上就是由下方三度向上滑到主音,箭头向下,就是从上方三度向下滑到主音,见谱例4。为使旋律保持特有的民间风格四胡的滑音还增加了回滑音,谱例中常使用符号表示下回滑音与上回滑音,下回滑音就是从主音滑到较低的音立即回到主音,上回滑音就是从主音滑到较高的音立即回到主音,因为四胡演奏乐曲多为五声调式,因此,回滑音通常使用上方或下方二度、三度的音程,以谱例5中的回滑音为例。
谱例4
谱例5
当然除了装饰音与滑音之外,四胡左右技巧还有揉弦(压揉、滚揉)、拨弦、弹奏等,配合弓法综合表现了蒙古族音乐的具体特征。
三、自觉文化对四胡音乐风格的促进
民族音乐作为一个民族音乐文化的“思想器官”,指导一个民族音乐的方向与智慧,在文化全球化进程中,充分认识自己的音乐文化,把握自己音乐文化的特色与发展的趋向,由学术反思走向“文化自觉”,这样,中国民族音乐才能在传统与现代、本土与外来等张力中实现动态的平衡与发展。蒙古族传统音乐传承应作为地域文化教育与文化发展的核心内容得以重视与加强。蒙古族四胡的乐曲无论从来源、风格蒙古族文化中特有游牧文化的稳定形态。
蒙古族的民间音乐文化与我国各民族音乐文化一样,具有着记录历史、记录生活、记录思想感情的功能。受到越来越多喜爱蒙古族文化的人们的重视,未来多元化的音乐风格中,民族音乐也一定是那最牵动人心的一丛。
参考文献
1乌兰杰.蒙古族音乐史M.呼和浩特内蒙古人民出版社,1998.
2杨玉成.胡尔奇科尔沁地方传统中的说唱艺人及其音乐M.上海上海音乐学院出版社,25.